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神圣计划:布谷鸟的方言

作者:CMD矿物质 发布时间:2019-07-05 15:32:00 浏览:

 一直觉得,在天地间啼叫的布谷鸟,是有方言的。

蝈蝈肯定是有方言的,城南与城北的叫声不同。那么,鸟鸣呢?它饮这个地方的露水,啄这个地方的虫子,当然有方言。

北方的布谷是一只“侉”布谷,南方的布谷是一只“蛮”布谷。一只鸟啼鸣,不同地域的人,听出不同的口音。

古人解读布谷方言,宋代陈造《布谷吟》题注中有,“人以布谷为催耕,其声曰脱了泼裤。淮农传其言云‘郭嫂打婆’,浙人解云‘一百八个’。”

明代包汝辑笔记小说《南中纪闻》则说,“方语随地易声,即鸣禽亦然。吴中布谷鸟,鸣必四声,俗所云‘各家播禾’是也,至杭郡又讹为‘札山看火’,……至楚地湖北,播谷鸟止二声,辨之仅辨播谷二字,与吴中绝不同矣。”

清代陆以湉《冷庐杂识.禽言》中有一段文字,“江南春夏之交,有鸟绕村飞鸣,其音若‘家家看火’,又若‘割麦插禾’,江以北则曰‘淮上好过’,山左人名之曰‘短募把锄’,常山道中又称之为‘沙塘卖裹’,实同一鸟也……”

杭州人把布谷的叫声听作为“札山看火”,恰逢“此鸟蚕月盛鸣,杭民育蚕就茧,必炽火蚕山下,故讹指为‘札山看火’耳”。

所以,作为杭州人的陆以湉解释说:“吾乡蚕事方兴,闻此鸟声,以为‘扎山看火’。待蚕事毕,则以为‘家家好过’,盖不待异地,而其音且因时变异矣。”

布谷声声里,有俗世生活。天地之音,是一曲老旋律,只是不同地方的人,用自己的生活和方言填词。一个地方的人,在自己的屋檐下,树荫深处,不同的居住环境,听布谷的啼鸣,感受不同,也就听出了不同的意韵。

布谷啼叫时,必见农人扛锄头,伫立风中旷野。人在天际线,布谷鸟鸣是其背景音乐。

一个人在暗夜,躺在床上听到布谷啼鸣,会感到日子过得好快,似流水,窗外风凉如簿荷,岁月静好。

我所在的城,以前是农耕小城,四周乡野,麦田簇拥城池。没有哪一个角度,能比一只布谷从小城上空飞过,更为精妙。一座黎明中的微亮之城,天青色里,布谷从高空俯看城池,绿水、繁树、民宅、人影,全在它的叫声播散范围之中,它翅膀抖一抖,便滑到城外去了。

有一年,从厦门坐绿皮车往武夷山,过了沙县,在一小站暂停,站在月台上呼吸新鲜空气,一股山野气息扑面而来。烟雨迷蒙中,夹杂一两声短而急促的布谷啼鸣,若隐若无,不知道有没有一两句闽人方言?

初夏午后,农人小睡。或许,布谷的啼鸣,本无玄意,亦无方言,是一个人,或一群人,听出了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

一只鸟,为一个地方,一片麦田代言。

http://slsywx.org/

收缩

QQ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QQ:28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