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神圣计划:郁金香泡沫, 真有其事吗?

作者:CMD矿物质 发布时间:2019-06-30 10:49:24 浏览:

 我有两个小癖好。啪啪啪地掐破快递防震膜上的气泡,不亦快哉!还有就是那些固若金汤习以为常的偏见、成见受到质疑、挑战乃至颠覆——怎么会这样啊,真是这样!没想到,本期读书会主题大仲马小说《黑郁金香》的副产品让我过了一把这样的瘾。

网上检索郁金香,带出郁金香泡沫,同时蹦出几篇质疑郁金香泡沫的文章。顺藤摸瓜,甄别出它们共同的源头——经济学家周其仁教授2016年发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上的一篇文章。这篇《以郁金香的名义,看房地产泡沫》的相关论点则援引自一本未见中文版的英文著作《The Famous First Bubbles》,周其仁教授译做《天下第一泡沫》。

作者盖伯尔(Peter Garber)系统收集前人著述,考证当时的买卖合同与拍卖纪录,将举世人云亦云的“泡沫”捅了一个大窟窿——真有“郁金香狂潮”这回事(Was This Episode a "Tulipmania")?

荷兰郁金香热、法国密西西比泡沫和英国南海泡沫,这是我们耳熟能详的三大经济泡沫,昭示了一切投机活动中丧失理性的羊群效应。好莱坞电影《华尔街2:金钱永眠》中,迈克尔.道格拉斯饰演的金融家戈登.盖柯的豪宅墙上,就有一张相框镶嵌的郁金香图案。

这位因金融欺诈罪刚刚出狱的华尔街之狼向自己女儿的男朋友、步入金融界的年轻人兜售人生经验。“男女关系的脆弱就像郁金香泡沫,”他眨巴着比一百瓦白炽灯还亮的眼睛,“一个郁金香球茎能够在阿姆斯特丹运河旁买一套漂亮房子,泡沫破灭,10个球茎只要两块钱。”

这就是关于郁金香泡沫的主流叙事。然而,郁金香的魅惑姿容与贪婪、堕落、阴谋和疯狂并没有历史悠久且广泛流传的联系,直到1929年美国股灾,Mackay的故事才浓彩重抹,被出版市场和公共舆论包装为“历史上第一次有记载的重大金融泡沫”,成了华尔街之狼自我警戒的前车之鉴和广大投资者的反面教材。

基于快速包浆的历史传说之上的学术模型、推理、论证、道德说教等等,庞大如金字塔,却是倒插在证据链条严重可疑的一小块沙土里的。

作者盖伯尔说,全部现代著作关于郁金香狂潮的描述,皆来自一位M先生(Mackay)1841年一本书里的7页。这本书抄袭了另外一位先生关于哈尔勒郁金香市场的记载,后者除了援引一个英国旅行家——他1705年到过当地,对70年前发生的投机传闻不过在日记里记了一句话——之外,全部摘自一本叫《G&W》的小册子。

经考证,《G&W》系荷兰地方当局编写,旨在规劝人民远离投机活动,相当于我们今天看到的“抽烟有害健康”或“股市有风险,入市要谨慎”。

直到《The Famous First Bubbles》作者盖伯尔1989年发表关于“郁金香狂潮”的论文前,没有人整理出一份比较完整的时间序列的郁金香球茎市价变动表。

关于郁金香泡沫,还有另一个版本。郁金香真正的上涨行情,主要是在1637年的1月份,2月5日泡沫就突然破灭了。正值荷兰爆发鼠疫(不是14世纪肆虐欧洲的黑死病)的高峰期,一群泡在酒馆中麻醉度日的人,进行着虚拟的郁金香口头交易,一个月之内价格涨了20来倍,嘴上财富滚滚而来,最后春天来了,面对郁金香真实交割的风险,酒醒梦碎。固然有亏损,但没有人跳河,真正的稀有郁金香的价格也没有暴跌,荷兰的经济在1637年前后如日中天,兴旺发达。

这个版本和华尔街之狼的主流叙事相比,不那么触目惊心,因而也不太具备道德教化效应,但似乎有更多可信的相关史料的支持。

作者盖伯尔认为,郁金香泡沫的真实教训是,对于供给大、没有基本面支持的资产(普通郁金香品种),在散户市场(远期交易者大部分不是高净值投资者)零保证金的情况下,在“反正没本钱,不如搏一把”看似非理性实则再理性不过的投机心理推动下,资产价格可以大涨大跌,这是远期市场制度设计的失败。

郁金香泡沫,真有其事,还仅仅是一个善意的编造?很难想象一篇文章或是一本书能像捏破一个快递防震膜上的气泡那样瓦解其对立面。但毫无疑问,它再次验证了我对新历史主义历史观的通俗化理解。即历史一旦转化为死文字,就与活真相阴阳两隔了。神形毕肖很难得,貌合神离才是常态。

收缩

QQ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QQ:28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