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我们在乎什么?

作者:CMD矿物质 发布时间:2019-06-16 10:45:04 浏览:

 英国艺术家装置作品“生命之河”。蝌蚪一样的玻璃制品倾泻一地,泛着粼粼波光。作者解读,“玻璃是脆弱的,正像我们的生态系统一样,而光影代表的是一件事物的正反两面,我想呈现出来的,也正是隐藏在科技进步光芒下的另一面。”

挪威艺术家装置作品“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台电脑”。作者用特制泥土将物品包裹起来,撒满燕麦种子……每日浇水,绿绒就魔术一般生长出来,像是苔原地带最古老的一抹春色,也像是人类废墟上第一波脆弱的生命复兴。

国内行为艺术《嗜血兔子》、《雪床》引发了部分观众的不适。当兔子大快朵颐,嘴角却流出猩红的液体时,谁的肠胃不被搅动?我想起了去年第四届《现象——樽碑而生》年度艺术展中艺术家李苏宁回应虐狗事件的狗狗系列作品。面对环境的敌视、禁锢、围攻和绞杀,狗狗的眼神分明是幽怨的、悲戚的、绝望的——像一面镜子照出了虐狗的血腥与残忍,简直不敢直视啊。

结结巴巴和牛津教授交流他的烟囱油画。复杂的构图,隐晦的符号,但不难体味到忏悔、焦虑、祈祷与呐喊的交织张力。教授嘴里蹦出的“奥斯维辛”一个词儿,还是让我瞬间惊厥——烟囱是工业革命的象征,但也暗喻焚尸炉——太晦暗沉重了,我觉得应该去书画家杨和平的呆鸟世界中喘口气。我曾经说那些不受万有引力统治的金龟子、七星瓢虫和花大姐们如果更漂亮一些会飞进出版社的高速印刷机,更丑一些会飞进索斯比或是美术史,现在不免为自己的功利心态和大言不惭而暗自汗颜——没有资源的争夺、没有权力和野心引发的欺诈和杀戮,这难道不是人类文明的最高境界吗?

策展人朱久洋借用博伊斯的话说,艺术要生存下去,也只有向上和神和天使,向下和动物和土地连结为一体时,才可能有出路。狗狗和呆鸟无疑是这一说法的艺术企图和努力。

展厅门口挪威艺术家的装置作品称为“走——停——走”——红灯和绿灯同时亮着的交通信号灯。入口的位置非常适合这件作品——观众带着困惑进来,带着思考离开。我们在乎什么?

“我们在乎什么?”就是追问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学术主持艾蕾尔说,起初最担心生态艺术展会局限于狭隘的环保主题——“生态”这个概念非但普世且内涵丰富,至少可以从四个维度来解读人类与环境所形成的不同秩序层级——自然生态、社会生态、伦理生态、精神生态。这种说法也可以囊括本期合晚读书会推荐的自然文学三部曲的价值追求。三部曲各有侧重,《沙乡年鉴》铺陈大地美学,更注重伦理生态;《寂静的春天》讲究科学理性与缜密思维,警示自然生态的毁灭与危机;而《瓦尔登湖》则哲学睿智,更注重精神生态与社会生态层面的和谐幸福。

收缩

QQ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QQ:28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