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骈文体现的是贵族审美

作者:CMD矿物质 发布时间:2019-09-26 14:10:43 浏览:

 骈文又有六朝文之称。因骈文兴起于六朝,亦以六朝为极则。但须知骈文与古文一样,都是源本于六经,它并不是在六朝才形成的全新文体,而是六经中本即有之的文体形态,只是到了六朝,人们更加发挥了骈俪的这一面罢了。

自魏晋时士族兴起,至六朝而变本加厉,乃形成高门大户的政治。政治上的贵族,其文化诉求不过是“精致”二字,故无论服饰器具、文学艺术,无不追求精致,也就必然把文字中骈偶的一面发挥到极致。只是到了中唐以后,平民阶层逐渐崛起,才有了追求明白晓畅、气盛言宜的古文运动。古文运动不仅反对骈文,更是在反对贵族的审美。

六朝人写骈文,六朝人也写赋。六朝人的赋,与汉大赋全然不同。如果说汉大赋的气息是雄浑阳刚的,六朝赋的气息就是宛转阴柔的。因六朝文章以骈俪为尚,六朝的赋,也受了骈文的影响,而渐渐在句式上趋于齐整对偶,由此形成了骈文与赋的交集——骈赋。六朝时的骈赋,在情感上特别重视一个“悲”字,以“悲情”而动人。

比如梁元帝的《荡妇秋思赋》,写荡子远行不归,其妻感物而悲的苦况:

于时露萎庭蕙。霜封阶砌。坐视带长,转看腰细。重以秋水文波,秋云似罗。日黯黯而将暮,风骚骚而渡河。妾怨回文之锦,君思出塞之歌。相思相望,路远如何?鬓飘蓬而渐乱,心怀愁而转叹。愁萦翠眉敛,啼多红粉漫。

荡子即浪荡不归的游子。荡妇,是游子之妇,秋思的思,是悲的意思。“露萎庭蕙,霜封阶砌”先就秋令起兴,再写悲愁对人健康的损害:“坐视带长,转看腰细。”乍以为是腰带变长了,其实是纤腰更加地细了。又用“重以”二字引带出秋景,细细烘托。“妾怨”二句用典,谓我如前秦苏蕙之思念丈夫窦滔,把幽怨都织进了回文之锦中,荡子却只想出塞到沙场征战,好建功立业。“鬓飘蓬”四句,是通过写女子的形貌,来刻画她愁苦的内心。飘蓬是用了《诗经.伯兮》中的语典:“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又如江淹的名作《别赋》,劈头便道:“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为全篇定下基调。他说:“况秦吴兮绝国,复燕宋兮千里。或春苔兮始生,乍秋风兮暂起。是以行子肠断,百感凄恻。风萧萧而异响,云漫漫而奇色。舟凝滞于水滨,车逶迟于山侧。棹容与而讵前,马寒鸣而不息。掩金觞而谁御,横玉柱而沾轼。居人愁卧,怳若有亡。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轩而飞光。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离霜。巡层楹而空掩,抚锦幕而虚凉。知离梦之踯躅,意别魂之飞扬。”层层推进,来解释离别何以令人黯然销魂,实在是把语言运用到极致。文中“风萧萧而异响,云漫漫而奇色”,是说在愁人的听觉里和视觉中,风声云色都是不和谐的、反常的。何以如此呢?其实是心里郁积不平啊!而像“日下壁而沉彩,月上轩而飞光”这样的句子,何等清新自然!如果我们还是跟着新文化派一道骂骈体文是死文学,这就会导致我们无法接触到这样清华秀美的活泼泼的文学,也会让我们持续地粗鄙无知下去。

收缩

QQ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QQ:28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