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从“歌王”到“歌仙”

作者:CMD矿物质 发布时间:2019-09-24 13:15:25 浏览:

 广西罗城,村村寨寨的人都能编善唱,哭嫁歌、怀胎歌、赶圩走场唱情歌,从生到死,千百年来的故事,都悠悠地唱进了歌里。

广西著名剧作家常剑钧,就出生和成长在这里,从小米养身、歌养心。

1994年,常剑钧与梅帅元、陈海萍合作创作壮剧《歌王》,表现的就是奇特的广西歌墟文化。剧中小王勒欢一落地就开唱:老子生来爱唱歌,唱天唱地唱山河;唱得日月倒转走,唱得江海息风波。

在他的山歌剧《遥远的百褶裙》中,白裤瑶男女对唱“细话歌”热闹欢腾;他的现代壮剧《天上恋曲》一启幕,原生态的壮族嘹歌立刻将观众引入遥远的壮家山村。

“《哪嗬伊嗬嗨》《哎呀,我的小冤家》等等,里面都有山歌,我写广西本土戏剧,都会有山歌的影子、山歌韵味。”这位被戏剧界称赞为“当代成绩斐然的乡土剧作家”,一直都在以山歌作为重要的本土戏剧表现手段,来描绘广西的斑斓文化和壮家人的淳朴勇敢。

他的戏剧更为动人,更与山歌相通的是至情至性,是丰富的想象和诗意,是与广西这方热土的神秘、远古、精神和灵魂的勾连。

2019年,64岁的常剑钧接到了全新表达和呈现广西经典文化符号“刘三姐”的任务——创作现代彩调剧《新刘三姐》。这部剧被列入2019年全国现实题材舞台艺术重点项目、广西当代文化艺术创作工程三年规划重点项目。

在文化语境发生翻天覆地的当下,如何生动准确地传达歌墟文化的内涵又紧扣时代脉搏,如何生动展示新时代唱歌人的绝代风华而又不落俗套、窠臼,如何让歌好听、戏好看、立得住、传得下并为当下的观众喜闻乐见,是他在创作中不断思索的。

常剑钧将新“刘三姐”姐美概括为千年歌墟文化的精灵、山水灵性的标杆、新时代的唱歌人。他说,歌仙最重要的不是唱得美,而是见事唱事、见人唱人、见物唱物,且不假思索、妙语连珠、诙谐幽默。山歌中独特的比兴是壮家人表达情感的特殊方式。如《新刘三姐》中所唱:见了瞎子莫讲瞎,要唱夜晚天不明;见了跛子莫讲跛,要唱人间路不平!

唱词的创作是常剑钧此次创作的重点,他从浩如烟海的壮族山歌中汲取创作灵感和艺术养分,虚心听取广西民间歌王的意见加以修改润色,用生动形象的唱词塑造人物、推动剧情,“这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该剧的艺术成色和艺术品位。”

更让人回味、引发思考的是,常剑钧还通过剧中姐美和阿朗的爱情、姐美与莫老板的鸿沟,对山歌与当代人的关系这一问题进行了探讨:坚守壮家习俗“对歌定亲”契约下的“隔代婚约”是否就是封建守旧?当代年轻人应该如何在壮家人心中的诗——山歌中寻找远方?山歌是比天大比命大,还是可以作为达到目的的手段?

纯真豁达的姐美用山歌吹走了阿朗心中的阴霾,激出了他歌王的血性;又因“哥到远方把诗找,妹在诗中找远方”这一双方对山歌不同的理解,拒绝了他的求爱;“来年歌台分输赢”的新契约,又给予观众新期待。

“《新刘三姐》力图以新的主题、新的语境、新的人物、新的演绎方式,展示新时代壮乡唱歌人为追寻美好的梦想而不懈奋进的绝代风华。让山歌架起一座沟通历史、现在、未来的桥梁,架起一座沟通当代人心灵的桥梁,让充满灵性的歌声传达出八桂歌海的大爱大美,为新老观众留住乡音乡愁。”常剑钧说。

这也延续了常剑钧一生都在追求的戏剧理想:希望观众在戏剧舞台上看见自己,并不断地矫正自己的人生,获得灵魂的净化和洗礼。

上一篇:河北鲜果记
下一篇:群山增绿人增收
收缩

QQ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QQ:28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