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雪玫瑰

作者:CMD矿物质 发布时间:2019-06-13 12:05:38 浏览:

 睡意朦胧间,我忽然被一阵激昂高亢的“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志愿军战歌唤醒。原来是老伴打开电视机收看有关节目。只见舞台上身穿志愿军军装、胸佩纪念章的发如白雪的女战士们唱着歌儿,声音嘹亮、精神矍铄。突然,一位银发苍苍的女战士娓娓地讲述起战友的故事……我的脑子一阵恍惚,这不是数十年在我心中屹立的“雪玫瑰”王以端吗?霎时,我的思绪被带到数十年前那段峥嵘岁月……

王以端出生于南宁,比我小一岁,与我同期参加抗美援朝。刚开始我们都在宣传队,后因战事需要,她调到野战医院当见习护士,我调到政治部任见习干事。三千里江山,战火硝烟中留下我们“兄妹”战斗的身影和青春的足迹……昵称“小老广”的王以端在“金城反击战”中勇敢坚强,立功受奖。停战胜利后,医院送她回祖国进修深造。3年学业结束,部队已回国进驻大漠边关。王以端归队随医院奔赴边疆,在挺进山南强渡雅鲁藏布江中,她为抢占滩头的负伤战士和船工包扎治伤;在翻越东拉大雪山的队伍里,总有她身挎“红十字”箱的身影……在风雪裹着枪炮呼啸的战地,王以端被军区速调“战地医疗队”。匆忙中,“兄妹”俩在茫茫林海握别。但在桃花如胭的高原三月,却从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下传来王以端为抢救难产的藏族姑娘单骑出诊、被突袭的暴风雪掀翻落入深谷的噩耗。当日傍晚,只见战马不见归人。于是,医院果断组织寻查组向昆仑山地搜寻,同时,向领导机关汇报请求搜索救援,但多日无果。直到放牧的阿爸发现双手紧抱“红十字”药箱的“雪玫瑰”,早已冻身成石……

催泪噩耗一箭穿心。啊!“兄妹”、战友的王以端永垂于莽莽的昆仑山中,我再也听不到她带有粤语的乡音,再也看不到她被风雪染脂的“高原红”脸颊,更不会有“兄妹”同奔疆场的身影。

随着舞台上渐息的歌声,我仿佛又在阵阵掌声中,看到她亭亭玉立在巍巍昆仑山下,皓一身白雪,像一株不凋谢的雪玫瑰……

上一篇:小果
下一篇:一座桥拉近两颗“心”
收缩

QQ在线客服

客服电话

  • QQ:288134